廖泽宇

为什么想不开要看我主页…!
手滑吗💦赶紧走掉我超无趣的💦


头像是旗总画的!!!爱他!!!!!!
大龄中二女青年 甜党 超怕辣
cp向是杂食党 百无禁忌什么都吃
黑瞎子和苍爹是我男人 不接受反驳
over

七宗罪paro

wrath_暴怒

“暴怒的人,必受刑罚。你若救他,必须再救”

三更天,无风无月,云里含着雷。狭小空间幽闭昏暗。

穿得随意,工字背心和迷彩长裤日常得像是出门买瓜。腕子一抖拋玩短匕,深墨金属色泽在明灭灯光下寒意森然。

面前那伙计倒有骨气,牢束椅上挺着发白面色硬是咬紧牙关一言不发。瞧人反应墨色镜片后眸眼微眯,掩下嗜血戾气。倾身拇指低着匕柄刃身轻拍人侧颊,启唇微哑凉嗓轻佻仍透砭骨凉意。

“你知道我不在乎你身后是谁。”

利刃堪堪贴着人面肌游走,留下浅红压痕错乱狰狞,斜腕刃尖没入满是冷汗的喉头,叠串血珠争先恐后冒出旋即混着汗液淌下。那伙计眼底终是起了波澜,掀眼难以置信开口欲语。神色如旧挪臂施力终是未待人发语便划开他喉管。伙计抖唇,张嘴也只咳出口血沫。
挣扎、惶恐、束着四肢的金属扣带叮当作响。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反映。
——垂死挣扎。

扬臂振去刃上血液,起身一副任人自生自灭态度。晃晃脑袋敛眉透着怜悯,淡色眼瞳中神色却待人与死人无异。

“你身上那点儿皮毛情报我真不稀罕。”
“当还债吧,一命抵一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