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泽宇

为什么想不开要看我主页…!
手滑吗💦赶紧走掉我超无趣的💦


头像是旗总画的!!!爱他!!!!!!
大龄中二女青年 甜党 超怕辣
cp向是杂食党 百无禁忌什么都吃
黑瞎子和苍爹是我男人 不接受反驳
over

八百年前的生贺(…)


今天的宴会,解家早几日就开始准备着今天了,当家的也知道。
也亏当家的七窍玲珑心,日日除了料理内外事务还抽空关照我们。
说是关照无非是视检,跟领导抽查下属任务是一个德行。一张俊脸不咸不淡的摆在那儿,温润的眸子里可一点情绪都没有,摆明了是在完成任务。
这就有意思了。
你说我活了十来年头一遭看见把自己生日办的跟别人生日似的,多新鲜。
脑筋还没轴回来后脑勺就是一阵闷疼,随之而来是长沙味儿十足的斥责。
好吧好吧你就当我盯着当家的魔怔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好吗别骂了脑仁儿再给你吵炸了——瞪了人几眼我继续闷头干自己的事儿。
当着当家的面也不好发作,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可我这心里总归是有件事儿。
晚宴。金碧辉煌火树银花纸醉金迷,一肚子词儿涌上来都不知道用哪个好。爷他换了件紫色的衬衣,不妖不媚也没了几年前的少年意气而多了几分沉稳,端着酒杯从这桌三舅姨喝到那桌四姑妈,眯着眼可劲儿笑。
好像真的很高兴似的。最后借着不胜酒力的由头跑去找吴家的小佛爷了。
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当家的对过生日这么冷淡了。
确实不是个生日该有的样子。
所以事了爷陷在车后座儿的时候,我合计着几个伙计把爷拐去了片空地。
于是我们哥儿几个和当家的看了场精彩的烟花,当然是在爷十分戒备的情况下。
我扭脸看着他,嗯确实挺好看,是我也该陷进去为他赴汤蹈火。
他却不看我,琥珀色的眸子在烟花下忽明忽灭,依旧是那一张没什么情绪平平淡淡任你欺负的模样。他问,你要给我看的就是这个?
我点点头,冲他笑。
他也笑了,头一遭正脸儿瞧我,弯了弯眼勾起唇仿佛真的很感激的开口说,谢谢。
然后烟花放完了,天彻底暗下去,我们就开车回去了。
他那一笑里有几分谢意我真的不清楚,至少我不会逾矩去整这种幺蛾子了。
他习惯了太久的不信任,搞得送个礼物还要怀疑半天有没有什么阴谋。蝴蝶刀攥的太久,骨节都是白的。
也是辛苦。


评论

热度(4)